<noframes id="dt3rp">

          <big id="dt3rp"></big>

          <big id="dt3rp"></big>

          利用開發性金融創新支持企業融入“一帶一路”——國家開發銀行原副行長李吉平在民營經濟創新發展論壇發表講話


          尊敬的各位來賓:


          大家上午好!

          非常感謝馬塾君博士邀請我參加這次的論壇,下面我談一下我們學習習主席的精神、對民營經濟的看法。民營經濟的作用“56789”大家已經都知道了,還有一個出口量占了45%,這個份額也是非常之大。那么這些企業獲得多少資金呢?我們統計在銀行的資金上,民營企業僅僅占了25%。民營經濟在國民經濟總體比重要超過60%,它的融資占到了四分之一,這個比重非常的不匹配、不適應。我們再看融資,從2002年到2006年,我們國家的直接融資比重達到了25%,到2007年大度下滑,到了今年已經降到了六點幾,遠低于之前的水平,實體經濟通過銀行債券資本市場融資大跌了近80%,就是說我們的民營經濟、民營企業融資難的問題,確實是更加突出了。無論從銀行貸款比例來看,還是從資本市場,都是這樣。為什么是這種情況?現在探討的比較多,也比較清楚了。國際上的原因,還有貿易摩擦、國內經濟結構調整,也有我們企業自身的問題,而且這個問題還是世界性難題。

          那么習主席的話是怎么說的呢?我從融資角度來理解習主席的意思。習主席說:我們出臺的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政策措施很多,但不少就落實不好,效果不彰,有些政策相互不協調,政策效應同向疊加,或者是工作方式簡單,導致一些初衷是好的政策產生了相反的作用。習主席指出,比如在防范化解金融風險過程中,有的金融機構對民營企業惜貸不敢貸,甚至偷貸斷貸,造成企業流動性資金困難,甚至停產。習主席對融資難講了一些很深刻的話,現在感覺研究關注的不多,這是一個目前政策層面下貫徹不力、調整步驟不夠,產生了一些困難。

          我個人認為還有一個重要的要防止的或者已經出現的傾向,就是我們對風險的認知共識上,我認為一是現在風險在一定程度上被擴大化,比如說地方政府債務,我們查了一下,美國政府的債務達到20萬億美元,占全球的31%多,中國是4.9萬億美元,美國是我們的4倍,美國一點兒事沒有;另外,我們看這債務怎么形成的,我們地方政府多數是用于基礎設施建設、公共產品,那么這種產品的周期,像路都是在20年以上的這種期限,包括折舊,那么怎么來融資呢?都被縮小到56倍,都三五年的融資期限,而之前我們地方政府記賬不計資產方,只計負債方,這樣融資比例肯定是高的。化解起來,我們這個也比較簡單,回歸原位,把精算資產精算一下,這條路20年就20年、2525年,把它一平攤,融資負債就下來了。還有一個是我們過去的誤解,修路好像是政府要修的,現在不一定是這樣,政府需要按會計法規定的,政府需要的是這種路提供的服務功能,你可以去買,民營企業家來造路,政府又省錢,據我們了解按照這種方法來化解地方債務的,在南方三線城市有一個地方政府騰出500億左右的資金空間。第二,我認為風險有些時候被目標化,化解風險好像成了目標,從銀行來說是風險為中心的生命線,各地以防范風險為如何如何,風險永遠是個手段,不能錯把手段當目標,手段當成目標就等于我們沒目標了,所以還要為了實現目標來保障風險。第三,我還感覺到我們的風險被對立化了,一談風險就會和發展對立,就好像是妖魔一樣,實際它們是相輔相成的,只有很好的防范風險才能得到發展,發展也需要防范風險。所以,樹立一個正確的風險觀,我認為在貫徹習主席講話的支持民企經營當中,當前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。

          這里面我們還要注意到,對風險不能同而論之,中央到地方就是防風險一個詞恐怕還不解決問題,比如我理解中央是講系統性風險,然后才有區域性風險,我們各個省、各個地區又是一種,再往下還有機構風險,包括企業,銀行更多是操作風險,風險層次是不一樣的,風險的性質也不一樣,同而論之談風險,我認為解決不了實際問題。不能把操作性風險當成一個系統風險來說,也不能把系統風險當成操作風險來看,一定要把它們區別。那么怎么辦呢?實際上現在都很清楚了,包括十九大報告習主席的講話都非常清楚地強調了,我們當前要從中國國情出發,我們的什么國情呢?最大的國情就是我們現在仍處于并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,這個階段有100年之久。習主席要全黨牢牢記住這一基本國情。那么我們所有的制度安排、政策規定,我們的監管考核和企業發展,都要從我們的基本國情出發,因為我們在發展,我們不能用完全成熟的市場標準來要求、衡量或制約一個不很成熟的事情,比如說我們在考慮項目的時候,金融機構主要看一個指標——財務指標,好多東西光看一個指標是不夠的,還要看成長性和發展性,如果單看一個指標,沒有幾個可以搞,所以要有綜合考慮。總之,我們中國的發展階段不能跨越,不能落后了就犯右傾錯誤、超前了又犯左傾錯誤,一定要適合我們的實際。

          那么從銀行來看,當前談到金融科技比較多,我主張還要多談科技金融,因為金融科技是銀行自己在自己的圈里打轉,怎么手段化、怎么精細化、怎么數據化,都還是銀行自己的事情,我主張要走科技金融這條路,我們廣大企業的金融化怎么融資、怎么定周期,我認為習主席也提出了很好的具體要求,習主席講:要讓民營經濟創造活力充分迸發,就六個措施,其中要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、融資貴的問題。習主席強調要優先解決民營企業,特別是中小企業融資難,甚至融不到資的問題,同時還要逐步降低融資成本,要改革和完善金融機構監管考核和內部激勵機制,把銀行業業績考核同支持民營經濟發展掛鉤,解決不敢貸、不愿貸的問題,要擴大政府金融市場的準入,拓寬民營企業融資途徑,發揮民營銀行、小額貸款公司、風險投資、股權和債券等融資渠道,對有股權質押平倉風險的民營企業,有關方面和地方政府要抓緊研究,采取特殊措施,幫助企業渡過難關,避免發生企業所有制轉移的問題,地方政府要加以引導,對符合經濟結構優化升級、有前景的民營企業進行必要的財務救助,省級政府和計劃單列市可以自籌資金組建政策性救助基金,綜合運用各種手段,在嚴格防止違規舉債、嚴格防范國有資產流失的前提下,幫助區域內的產業龍頭就業大戶、戰略新興企業、關鍵重點的民營企業給予濟困。我認為習主席講得非常清楚,銀行應該怎么辦、政府應該怎么辦,特別提出了我們多年沒有提出的一個口號叫“政府救助”,銀行方要加強政府的作用,建立基金給予救助,我期望民營經濟的發展工作有一點進展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謝謝各位!

          友情鏈接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三级做爰视频全过程免费观 - 在线 - 视频观看 - 影视资讯 - 蚩尤网